搜索
首页 恐怖故事

变态杀人狂

发布时间: 2013-06-13 09:12:46
简介:
正文


我姓胡,胡作非为的胡、胡说八道的胡。我原先在重案组担任组长,专门破获各种凶杀案,所以你们可以叫我胡sir。不过我的职位已经被解除了,所以你们还是叫我胡哥吧。为什么被解除?

前阵子我依靠个人力量破获了一起连环残害儿童的凶杀案,凶手是个变态,不但猥亵那些未成年的孩子,还他们残忍的杀害了。通过蜘丝马迹我只身一人查到他犯罪的地方,刚好看到他正在肢解一个十岁的小女孩,我拔枪制服了他之后才发现那个被肢解的小女孩是我外甥女,我姐姐的女儿。我的火一下窜起,我拿起一把锯子锯起了那个变态杀人狂,我也要他尝尝被直接的感觉,我锯断了他的两只手,锯断了他的右腿,正准备锯左腿的时候,我的一群同事闯了进来,然后把我制服了。

最后那个变态杀人狂因为失血过多而死。我的一群好兄弟极力帮我掩饰这事,把报告写成我是在逮捕凶犯的时候因为受到强烈反抗,于是击毙凶犯。我逃过了牢狱之灾,不过上级还是对我进行了纪律处分,我被开除出干了十多年的重案组。

开始的那几天我一直忙着接收纪律处分、安慰姐姐姐夫,处理外甥女的葬礼,好几天都没合眼。到第四天夜里我才第一次回到自己的床上躺下,一躺下我就马上睡着了。梦里我重回肢解那个变态杀人狂的场景里,我锯啊锯啊,鲜红的血泼洒在我身上,热乎乎的,耳边听着他的惨叫声,越听越兴奋,杀、杀、杀、锯、锯、锯・・・・・・

这是个漫长的梦,我不它当恶梦,因为起来后我觉得很舒畅。起来后我了一下微博,其中一个微博里的视频引起了我的的注意,那是日剧《GOLD》里天海女王对一群罪犯的演讲。里面的有几句演讲的词是这样的:很多被害者的遗属带着近乎绝望的愤怒抗议,要求给犯罪者更重的刑罚,要求处以极刑。要说为什么他们的愤怒会如此强烈,那是因为这些犯人中,很多人都不为自己犯下的罪行感到悔恨。唯一悔恨的只是自己被逮住,为了让审判对自己有利,他们会演一些令人作呕的小把戏。这样的小把戏,被害人的家属一眼就能看穿,他们说自己的成长经历,说自己不被父母爱护,说这回对自己不理不睬,尽说这些令人腻烦的狡辩和自欺的废话。我告诉你们,即便是被塞进同样的环境,不,即使是遭遇更残酷的命运,很多人也绝不会犯罪,绝不会去伤害、欺骗、抢劫、杀害他人、沾染毒品、欺诈老年人、汇款欺诈、抢劫、强奸、杀人,会那么轻易地剥夺他人的尊严的人,他心琴的弦早就一根不剩,一根不剩。

我看完那个视频陷入了深深的反思中,十几年的破案的生涯,不知道找到过多少个变态杀人狂,但却鲜少有人被判死刑。有点权势、有点钱的人总是请律师想尽办法开脱,很多都免除了死刑,更有甚者以精神有问题入院治疗,过个几年又出来逍遥法外。还有的明明知道是他做的,却苦于没有证据而让他成功开脱。法律根本就不能让他们得到应有的惩罚,像这样的人渣就应该判跟那些受害者一样的死法,让他们也尝尝那滋味以慰藉那些无辜亡灵的在天之灵。是的,就应该那样,法官判不了那些畜生,就让我来给他们判罚吧。

刚开始浮现那些想法的时候,我自己也被吓了一跳,可是深思熟虑之后我越来越赞成自己的想法。是的,我要杀人,杀光那些畜生,将来我要是落网也不会像他们一样辩解自己是过失杀人的,我就是要杀他们,不是冲动,而是深思熟虑后还是决定要杀他们。

我把自己放在一个天行者的位置上,我第一个下手的目标是半年前查的一件案子的嫌疑人王强。半年前一起骇人听闻的连环开水杀人案就是他干的,他把无辜的少女带到他的密室里,强奸她们之后,就用开水活活烫死他们,因为开水会消灭很多证据。他就这样杀过至少四个少女,我们解救过一个被烫的半死的少女,她说是他干的,却在开庭之前就撑不住死了。以为证据不足,王强就此逍遥法外到至今。现在就由我代表真理来消灭他。

当初就是我抓的他,所以这次我同样以协助调查的理由把他带到了一个偏僻、荒废的破房子里,我从后头把他打晕。等他醒来的时候,他已经被我绑在椅子上动弹不得。我向法官一样宣读了他的判罚,致敬那四个少女,判你开水法。他无法再狡辩了,因为他的嘴被我用胶布封住,我不想再听他们那些开脱、求饶之词。我不知道烫死一个人需要多少开水,这里就一个水壶,我煮好一壶就往他身上浇下,浇好一壶就得再等五分钟,没关系,我有的是时间,看着他疼的抱着椅子在地上打滚,我就感到很兴奋,我浇了他六七壶开水后,他就彻底不动了。如果说第一次锯杀那个杀人烦的时候我主要的感觉是愤怒,那么现在就是兴奋了。

解决第一个目标后,我马上锁定了第二个目标,这里的一个富二代,两年前撞死了一个小孩,绝对的二次碾压,还是在小孩母亲面前。可最终的判定却因为他家的有权有势,用谎报年龄的方法避过牢狱之灾,被判进感化院。而前阵子就已经在路上看到过他了,照旧的嚣张跋扈,可怜的孩子的母亲在得知他仅仅是受到轻微惩罚后因为受不了刺激而跳楼自杀了。她自杀的时候还是自己去整理的现场,从而了解了整件事。

我用原来一样的方法把那富二代带到了废屋里。二次碾压的话,我先是把他的右手放在我的车轮下,启动车子,碾断。然后是左手、右腿、左腿。最后在沿腰碾过。最后收拾尸体的时候麻烦了点。

我的第三、第四、第五个目标都完美展开。我想这样一直当天行者下去,可是出来混总是要还的。我没想到我从第一天开始行动的时候就被人盯上了。

有一天晚上,我走出家想去超市买点东西的时候,在半路上突然被人袭击,脑袋一疼,眼睛一黑我就晕了过去。

我万没想到,等我醒来的时候,我又回到了那个废屋里,我杀人的那个废屋里。我被绑在椅子上,嘴上被封着胶布。一个穿黑雨衣的年轻人站在我面前。

“你这个变态。”那个年轻人开口说话,言语中满是嘲笑的意味。

被封住嘴的我自然是没法答话的。

“我已经观察你很久了。”他说,“我第一次在这里看到你杀人,你一副代表正义的样子让人看了想吐。你明明跟那些变态一样,在享受着杀人的过程,却又自取天行者。你只会模仿别人的杀人方法,一点创意都没有,你简直玷污了杀人的艺术。你杀的第一个人本就是我的目标,被你抢先了一步。我告诉你,我不是代表什么正义,我就是想杀人,享受杀人,专挑那些杀人犯来杀的理由跟你的不一样,我仅仅是觉得这样的难度更高,更值得挑战而已。而现在我就让你见识一下杀人的终极艺术。”说完,他拿出了一整套工具,那上面有格式的刀、斧头、针筒。

说实话,那个时候的我一定也不害怕,我反而为此感到兴奋,我觉得我找到了同类,不管他多变态,他杀的是杀人犯他就是为民除害,不管他怎么黑化自己,我始终觉得他是在做好事。人终有一死,能死在这么一个终结杀人王手上,我深感荣幸。

我希望天行者这一身份能一直传承下去,以变态的手法杀尽变态杀人狂。现在,咱们先为献身于这一伟大事业已碎成数块的我默哀几分钟吧!



上一条
百鬼缠身
最新
经典文集 Copyright © 2010-2021 湘ICP备1701425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