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首页 恐怖故事

装反的猫眼

发布时间: 2012-10-16 11:34:13
简介: 小夜是和我从小一起长大,好的穿一条裤子的那种死党。所以,小夜决定跟一个红头发,绿眼睛的外国妖怪去国外结婚时,把她新家的钥匙给了我,说让我帮她看着房子,偶尔
正文

      小夜是和我从小一起长大,好的穿一条裤子的那种死党。所以,小夜决定跟一个红头发,绿眼睛外国妖怪去国外结婚时,把她新家的钥匙给了我,说让我帮她看着房子,偶尔来帮她打开窗户通通风,别等她回来时,房子却发霉了!
周六下午,我闲着没事,决定去小夜家看看,横竖无聊,权当逛街了。小夜的新家在S城的郊区,由于刚装修完,我都还没去过呢!
拿着小夜写给我的地址,我七扭八拐的,倒了好几辆公交车,才终于找到小夜家所在的“观音小区”。看着小区门口那四个鲜红的大字,我不禁哑然失笑:观音小区?这小区的开发商可真有意思,居然取这种名字了,笑死人了!
小夜在五楼,这破小区居然连电梯也不装。等我爬上五楼,已经累得一步也不想动了。我掏出钥匙刚想开门,突然发现门的斜上方,一人左右高度的地方粘了一块黑胶布。
咦?那是什么?
俗话说,好奇是女人的天性,好奇之心人皆有之,虽然还有句话叫:好奇害死猫,可我最终还是没能忍住,伸手把胶布揭了下来,原来是个猫眼!
这丫头,搞什么搞?猫眼而已,弄这么神秘干吗?我嘟囔着把眼睛凑了上去,屋内的情景一览无余!挺清晰的啊!也没坏啊!真是的,干吗要盖——
等一下,我从外面往里看的,竟然,原来是,我猛然醒悟,大笑:这丫头,原来把猫眼装反了!怪不得要盖起来了,没有人愿意装个猫眼是方便别人往屋里看的!看来是着急结婚,没来得及重装,所以才盖了起来!
我一边把钥匙插进锁孔,一边又往猫眼里看了一眼,真是越看越想笑!
小夜的新房其实是个二手房,这房子的前任主人听说是一对小夫妻,只住了半年左右,不知为什么就通过中介要把房子卖掉,然后才到了小夜手上。
由于前任只住了半年,所以小夜只是把墙壁粉刷成了她喜欢的淡蓝,然后把卫生间和厨房砸了重装,其他的都没怎么动。
我看着外面渐渐黑了下来的天色,实在也不想再倒车回去了,好在卧室里被褥一应俱全,我决定住一晚,明天再走!
我在小区附近的餐馆随便吃了点东西,就随意四处逛逛!由于是很偏远的郊区,这里景色还真是不错,我沿着羊肠般的田间小路转了一圈!
回到家门口,开门的时候,从楼下“噔噔噔”跑上来一个老太太。看到我在开门,愣了一下!我估计是看我陌生吧,赶紧冲她晃了晃手上的钥匙,说:“嘿,我替朋友看下房子!”
老太太大概也没料到我竟然会主动跟她解释,忙不迭地点点头,飞也似地跑上去了!这老太太,腿脚还真利索!一口气跑上六楼,竟然连喘都不喘!
可是——不对啊?这,这幢楼一共五层,小夜住的就是顶楼啊!那,刚才的老太太是上天台锻炼身体吗?
我越想越害怕,又不敢上去看个究竟,躲在门后听外面的动静,希望能听到老太太“噔噔噔”跑下来的声音。这时我特别恨起这个该死的,装反了的猫眼来,还有小夜,就那么急着嫁人啊,猫眼都不反过来再走!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等得都快睡着了,突然响起来敲门声“咚咚咚咚”,我立时惊醒,怎么会有人敲门?我站起来凑到猫眼上住外看,哦天哪!我又忘了,这猫眼装反了!
会是谁呢?要不要开门?可是,万一是坏人怎么办?不能开,让他敲去吧,没人开门自然就走了!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十多分钟过去了,敲门声还在不紧不慢地响着,一副你不开门我绝不走的架势!天哪,这人可真有耐心啊!我终于按捺不住,哗地拉开门,冲外面吼道:“你到底要干吗?有完没……”
话没吼完,我就停住了,门口站着的,竟然是刚才上楼的老太太,我一下子结巴起来:“那个,这,阿姨,您,有什么事吗?”
老太太四下看了看,一把抓住我的手,把脸凑上来,神秘兮兮地小声说:“小心点,别乱给陌生人开门!”
老太太说完,没等我反应过来,就颤颤微微地下楼了,走到拐角处,又回过头来,裂开嘴冲我一笑。我从来没想过,一个老太太的笑容都把我吓得全身血液倒流!你能想象得到吗?一个满脸菊花开的老太太,笑起来,竟然,竟然有一种风情万种的感觉!
我立刻把门关上!
这时我才想起来,她上楼时跑那么快,为什么下楼时却柔弱的仿佛轻轻一碰就倒的样子?还有,她让我不要给陌生人开门,她自己也是陌生人啊!
我跑到窗户前,想看看老太太往哪里走。不知为什么,本能的,我感觉这老太太不是这个单元的住户。可是,从我关上门到我跑到窗前,前后总共不超半分钟的事,我敢发誓她绝对不可能已经走了,可我等了十多分钟后,老太太还没出现!
这也太诡异了,到底是怎么搞的?难道我猜错了,老太太其实就住这个单元的某一户?我正胡思乱想,窗玻璃上突然出现了一张满是皱纹的脸,咧开嘴冲我一笑,说:“姑娘,你找我吗?”
啊——
我抱着被子蜷曲在床上,想起刚才的梦还直哆嗦!梦里出现在窗户上的那个老太太的脸,简直吓得我魂都飞了! 
我正心惊肉跳呢,突然门口传来“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的敲门声,我一下子从床上跳起来,心也提到了嗓子眼!
天哪,又是谁啊?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怎么办?要不要开?不会真是梦中的老太太吧?
“开门,快开门啊……”
门口竟然传来说话的声音,一个女人,很年轻的女人!我忍不住悄悄走到门后。
“是——是哪位?”我颤抖着声音问。
“我是这家原来的主人,我回来拿点东西!”
我从猫眼看去,只见一个身穿红色连衣裙的女人俏生生地站在门口。我心里松了一口气,赶紧把门打开。
红衣女人甜甜地一笑,说:“你好!我是这家原来的女主人,因为落下了点东西,所以回来找一找,可以吗?”
当然可以了,我巴不得现在能有个人和我说说话的,一个人实在太害怕了!我赶紧点点头:“可以可以,你尽管找吧!”
红衣女人在各处翻腾,我像个跟屁虫似的跟在后面。她边找边自言自语:“到底在哪儿啊?怎么找不到呢?”
“找不到就住一晚,明天再找好了!”我心里想的话,竟然嘟囔出了声音。
“你说什么?”红衣女人刚发现我一直跟在后面似的,惊讶地问。
“啊?哦,嘿,没什么没什么,你慢慢找,不着急!”我尴尬地笑笑。 
“呀,终于找到了!”红衣女人举着手里的芭比娃娃笑得象个孩子
我晕,不会吧?大半夜的来敲别人家的门,就为了一个娃娃?这女人神经不正常吧?可看着也不像啊?我张大了嘴巴看着她,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红衣女人千恩万谢地走了。房间里再次安静下来,静得,连空气都仿佛不再流动了!我叹了口气,走回到床上去!
不知睡了多久,我被一阵“哗,哗,哗”的声音吵醒。开始我以为是下雨了,后来才听清楚,那声音来自卫生间,好像有人冲马桶!
那怎么可能?这里就我一个人啊?难道是小偷?我激凌一下坐了起来,找了个东西拿在手上给自己壮胆,悄悄地走到卫生间门口。
声音果然是从这里传来的,可是,等我走到隔开的玻璃门是半关着的,我走近那门时,声音竟然戛然而止了!
我猛地拉开门,卫生间里空空的,什么也没有。马桶里的水很安静地躺在那里,仿佛从来没有动过似的!
真是奇怪了!今天晚上怪事可真多!我嘟囔着转身要走,等一下,马桶上方的墙壁上怎么有一片水渍?小夜不是刚刷的墙吗?
我伸手揩了一下,湿湿的,果然是水。我傻傻地看着,水渍竟然越来越大,最后,终于不再扩大。可是,这形状怎么那么奇怪?好像,好像,是一个蜷曲着的人形,而且是个女人,连那飞扬的长发都能看得出来!
我突然想起电影里演的那些,从墙壁里挖出尸体的桥段来,这个,不会也是这样吧?男主人因为某种原因把女主人杀了,然后藏尸墙中?我吓得倒退了两步!
那也不对啊,刚才前任女主人不是还来找过娃娃吗?我不禁为自己的胡思乱想惭愧起来!我刚想回卧室,那墙上有水渍的地方突然“扑”的一声,爆开了一点皮,一绺头发露了出来!
啊——我再也控制不住,惊恐地尖叫起来!
墙壁被挖开了,里面真的有一具女尸。
一个大大的透明塑料袋里,长发,红色连衣裙,蜷曲着身子,居然没有腐烂,面目清晰而狰狞可怖。眼睛瞪得大大的,嘴巴也张得大大的,眼睛里面淌出两道血迹,和那个来找芭比娃娃的女人长得一模一样。
原来,前任男主人有了外遇,想要离婚,女人却不肯,死死地纠缠,说死也缠着他,作鬼也不放过他。男人一气之下,拿起烟灰缸砸了女人一下。没想到,她竟然倒了下去。男人看她死了,也吓坏了,于是把女人装进塑料袋,用水泥封进了卫生间的墙壁里,然后把房子低价卖了出去。
我想,女人当然应该只是昏了过去,被封的时候又突然醒了过来,她在塑料袋里一定有求饶过。无法呼吸,对死亡的恐惧,加上对男人的愤怒,那该是一种怎样凄怆得绝望?可是,男人还是狠心地把她活活封在了墙里!真是该死的家伙!
那么,我见到的那个,就是鬼了?可是,她却如此的真实,她的笑友善而甜蜜,她没有露出恐怖的模样来吓我,她找到那个娃娃时,笑得那么可爱,一点都不像个鬼。看来,我一定是做梦了,如同我梦见那个老太太一样!否则,为什么我能从装反了的猫眼中,看到站在门外的红衣女人呢?
警察把女人的尸体装进袋子里抬了出去!恐怖故事
唉!我禁不住叹了口气!正在感叹人世无常,突然有人挤到我身边,在我耳旁小声说:“我都说过了,让你不要乱给陌生人开门的!”短篇恐怖故事
啊?我猛地回头,看到一个老太太正颤颤微微地往楼下走,走到拐角处,转过那张满脸菊花开的脸,冲我风情万种地一笑!

上一条
诡笑
最新
经典文集 Copyright © 2010-2021 湘ICP备1701425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