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搜索:
作者交流 稿费申请 投稿规则 写作指导 每月有奖征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 > 写景散文 > 与台湾人聊天
与台湾人聊天 作者 / 河然红戈

与台湾人聊天


【图文作者】河然

在台湾不可避免的要接触台湾人,即使在台南,绝大多数台湾人对于大陆人有一种血浓于水的感情因素在内心深处。这一点可以从普通百姓对待大陆游客的态度体会出来。那就是同情、亲切、友善、平和。还有一个很深的感受就是台湾很多人其实对大陆客是一种同情的认知,他们其实所接受的有关大陆的信息是经过着意的过滤,因此他们很多人对大陆的认识是一片空白。甚至有人认为大陆还停留在上世纪六十年代,还在三年自然灾害和文化大革命的风暴中,这几年就是有所发展了,也还是处于一种极端贫困的境况,所以有的人认为用三民主义统一中国,就可以救大陆人民于水深火热之中,就像我们当年要解放台湾一样。

   在台南一个小镇上,我热情的和一个台湾老太搭讪,当得知我们是来自大陆湖北省宜昌市,一个她从来没有听说的城市时,我们遇到了最尴尬的问题,老太问:可怜哦,你们现在有没有糖吃啊?。而当时我脖子上挂着价值5万多元台币的尼康单反相机,手上戴着瑞士产的米度世界名表,我的同伙也是抱着尼康相机在找景点。

          有没有糖吃是六十年代的话题,如果70后、80后遇到这个话题一定会莫名其妙,幸亏我们是过来人。那是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大陆正处于三年自然灾害时期,那时候中国受着西方世界的经济和军事制裁,又和唯一的朋友苏联翻脸,虽然自己饿肚子,却坚决支持同样受西方制裁的古巴,古巴当时只有两样农产品:雪茄和黄砂糖。中国毫不犹豫地大量进口古巴的黄砂糖,以支持古巴的经济发展。所以当时全世界很多人都以为中国大陆不产糖,才进口古巴的糖,其实大陆糖产量是世界第一。我们只是对她笑笑,只是告诉老太我们现在有糖吃了,生活好多了。因为上半年在韩国我们已经遇到过同样的问题,所以对她的孤陋寡闻给予一种同情:毕竟台湾只是一个小岛嘛,没有出过岛的人,对外面的世界状况不明是情有可原的。    

我们接触过的南投人就有不少人一说就是:我是福建人、我是浙江人、我是四川人,……。他们认同自己是中华民族。

但是非常明显的感受到这里的民众不愿意改变他们目前的生活状况。如果台独会改变他们的生活,一定会遇到他们的抵抗,如果统一会改变他们的生活,也一定会遇到他们的抵抗。
   


在日月潭边停着的一辆奔驰车的牌照是:台湾省J6129 。

在日月潭边的一个小镇上,我们车上的一位四川游客居然在这里遇到了依然是一口川音的亲叔公,两个人相拥而泣的那一刻,我们所有的人都感到欷歔。叔公虽然娶的是伊达邵族女人,六十年来他仍是一口地道的川音,我们问老人家,你说四川话当地人听的懂吗?老人家说:我坚持说老家话是怕自己忘了根。时间长了,当地人能听懂我的话了,我也能听懂当地话了。

   
在日月潭边的伊达邵族民俗馆,我们与伊达邵族公主阿莲娜交谈甚欢,其实娜的人生并不如意,已经是三个孩子的母亲,单亲家庭的苦辛使得岁月的沧桑早早铺满她的脸上,每天面对游客她还是亲善,友好,微笑。
   
当问到她愿意不愿意嫁到大陆去时,娜爽快地答应:随缘,有缘嫁去大陆也好呀。
   
临别时,我们约她在大陆见,她说为了生活,也许这辈子去不了大陆,有机会真的很想去看看长城和黄河。我们告诉她,别忘了还有长江,我们就住在长江边。娜说,好的,还去看看长江。



   我们在高雄六合夜市里认识一位卖台湾水晶和花莲玉的摊主。他非常年轻,只有24岁,个子高挑,皮肤白皙,脸型瘦削,典型的闽南人脸型和体貌。他会说流利的国语,那是因为他小时侯上学老师教的是国语。得知我们从大陆来,他非常高兴,说昨天有一群从大连来的陆客光顾了他的小摊。

(大)陆(游)客有知识,有品位、有文化、有钱他说。
   “
是吗?台湾的报纸上不是说:陆客素质低吗?
   “
那里,别信传媒胡说,来我这里的陆客,每个人都和善,客客气气,好有素质的,好关注我的啊他说:也可能是那些烂记者故意找些很难回答的问题刁难(大陆游客),结果搞得两边都不愉快的啊。
   
哈哈,我们突然感觉很爽,一个普通的市民能如此客观的分析问题,说明台湾民众并不是好糊弄的。
   
他非常腼腆的赞美和我随行的三位女同伴漂亮,说她们彬彬有礼,装扮漂亮,衣服鲜丽,谈吐不凡,性格开放。
   
我们问他是哪里人?
   
他说祖籍是福建福清。身后的杂货店铺就是父亲的,将来是我的。他觉得很得意。
 
他突然想起一个问题:你们来自那里?
 
湖北!
 
湖北是哪里?
 
你不知道?
 
从来没有听说过。
 
那你知道长江?
 
知道,黄河、长江是母亲河。
 
长江上有个三峡大坝,举世闻名。
 
嘻嘻,他不好意思扰扰头,真的不知。哦,知道了。香港过去就是湖北?
 
不是,香港过去是广东,广东过去是湖南,湖南过去才是湖北,湖北过去是河南,河南过去是河北,河北过去才是北京。。。。。
   
啊,过去。。。过去。。。。那么远?
   
我们想了想说:宜昌市,嗯,就是你们扁总统要派飞弹轰炸的三峡大坝那里。扁总统要用飞弹炸我们!
   
他连连摆手,说:你们不要相信那个疯子。阿扁他要炸,军队不一定听他的,我哥哥就是空军。
   
疯子是你们选的啊,你是不是投的他的票啊?
   
他极不好意思地回避这个问题,良久他说:那(阿扁)是个疯子,要炸三峡大坝让他自己背炸弹好了。
   
但是,你投他的票让他有权掌握飞弹,他才能轰炸三峡啊。
   
他突然严肃起来,没有说话,不知道是感到了事情的严肃性,还是想避开这个话题。
   
我们在他的摊子上乱翻了一气,然后挥手跟他告别,想看看他的反应。
   
他依然微微鞠躬,微笑着挥挥手说:好走。
   
我们又大笑着走回来,她们每人挑了几条水晶手链,折合人民币200多元一条。我挑了几个台湾景泰蓝的手镯,折合人民币100多元一个。想想是在台湾买的,贵吗?在大陆也是这个价格,贵点但是肯定没有路费贵吧。



    

上一篇:我的台湾心
下一篇:在台湾给小费
更多
评论区

发表评论 (共条)

  • 请文明评论
优美散文 | 经典语录 | 经典文学 | 经典笑话 | 经典小说 | 经典电影 | 经典短信 | 经典谜语 | 诗词歌赋 | 故事大全 | |
Copyright © 经典文集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