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搜索:
作者交流 稿费申请 投稿规则 写作指导 每月有奖征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 > 散文诗 > 老枪的故事
老枪的故事 作者 / 玻璃轻轻

  在大学时期,我有个非常要好的朋友,叫老枪,我整天跟他混在一起。他是一个有趣的人,为什么说是有趣的呢?这要从他的个性说起,比如说,他对一些社会中公众眼中称之为正义的东西往往是不屑一顾,却不遗余力的去赞美一些富有黑暗个性色彩的东西,举个并不怎么恰当的例子吧,他一直告诉我们如果没有蒋介石就没有新中国,蒋介石才是中国的救命恩人,什么叫毛泽东的是一根弱爆了的腊肠,这在中国共产党一党执政的社会中的确有点另类,这也是我很佩服他的一点,因为他什么都敢去评论。我一直怀疑这货如果生在文化大革命时期,一定会被批斗的连骨头都不剩,但他很幸运的生活在21世纪,于是他总是带着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告诉我:

  你所看到的或者听到的东西未必就是真实的,丑恶并不是绝对的,所谓的正义大多是从丑恶演变而来,换句话来说,不要太注重一些细节。其实当他说出这些话的时候我一直都不知道他所讲的细节到底是什么样子的东西。

  老枪从不抽烟,他的爸爸就是因为抽烟过度,得肺癌死了,老枪高中的时候读书很努力,尽管如此,老枪仍然上了我们这种二流大学的学校,地方性教育制度的不公平直接导致了付出与收获不成正比这一现象,因为我不聪明,学习也不努力。当老枪告诉我这些事情时,他很平静,我猜测,可能是父亲的去世对老枪的人生价值观产生巨大的影响,所以他现在对一些美好的事情从来都表现的不那么热情。

  大一的时候,院里举办了一次辩论赛,老枪对院里的一些活动一直都是竖中指的态度,因为照他的理解,那些活动只不多是那些部长主席用来赚取学分的方式外加骗学妹的手段,冯友兰说人生的境界有三种。他大概已经到了天地境界,起初他是不同意参加这个辩论活动的,但是我告诉她辩论赛有个很漂亮的姑娘时,他的境界立刻降到了功利境界,这让我吃惊他对女人也感兴趣,而我参加辩论赛的目的则相对单纯一些,我的愿望跟那些部长主席一样。

  辩论赛四个人一组,另外两个是临时拼凑起来的,老枪是四辩,我是一辩,我们组抽到的辩题是嫁人是嫁喜洋洋还是灰太狼这个狗血的辩题,是反方,虽说当时喜洋洋与灰太狼席卷整个大中国,但是我跟老枪都没看过这部动画片,后来我惊讶的发现在我们这个二流大学了,像我和老枪这种没看过的这部动画片的比这所大学里没看过A片的男生还少,于是老枪运用数学上的概率论得出了一个结论:观众的年龄是一条以18岁为对称轴的正态曲线,从0岁到无穷大,而18岁普遍是刚上大学的年龄,由此观之,中国的动漫只要围绕大学生来开发,赶超日韩欧美指日可待。

  辩论赛的日子越来越临近,我们是反方,也就是说我们必须得说服对方嫁人应该嫁给永远也抓不到羊的灰太狼。老枪说灰太狼再抓不到羊,红太郎肯定要跟他离婚,我们得想办法告诉这部动画片的作者,让灰太狼抓到羊,我说,那好,你去找作者。老枪沉思了一下,但我不知道作者是谁。

  于是我们不停的找资料,用各种论证手段去证明灰太狼比喜洋洋更可靠,但当辩论赛越接近的时候,我发现老枪的行为越来越怪异。有一天晚上,老枪回来的时候,很豪爽的带回几瓶啤酒,我们坐在国防生宿舍楼后面的亭子里喝酒。

  “你说的那位漂亮姑娘现在是我的女朋友了”,老枪喝了一口对我说道。我听了差点吐他一脸,其实我现在还不知道那位漂亮姑娘是谁呢。

  “你怎么跟她表白的?”我问道

  “我问她如果我是喜洋洋,你愿不愿意做我的美羊羊,她好像很感动的样子,就接受了”。老枪意犹未尽的说道

  “你这个笨蛋,那你这是用事实证明了嫁人应该嫁给喜洋洋而不是灰太狼”。我说道

  “我当时没考虑那么多”,老枪一脸的歉意。

  喝完几瓶啤酒,我们走回宿舍的路上,这时从国防生宿舍飘来几句粗犷的歌声

  “那些年错过的大雨,那些年错过的爱情,好想告诉你,我没有打飞机”我看了一眼老枪的背影,突然觉得这所大学的男生饥渴的都像一只只灰太狼。

  辩论的需要穿正装,我借来两套西装,就这样我和老枪穿着不合身的西装走在中央大道上赶赴赛场,当时天气有点冷,我能感受到粗大的裤筒下贯穿着从校园里吹过来的冷风。当时我冷的快要血液凝固了,还坚持笔挺的像一具僵尸,以致以后每次看到路上几个穿正装的学生,我都会回忆一下当年,顺便嘲讽一下他们挺直的腰板。

  到了赛场的时候,我看到了老枪的美羊羊,我一直以为像老枪这样的男人,至少也得找个御姐,但这只美羊羊的的确确是一只羊,穿的就像没剃毛的产毛羊。

  在层层主席部长的反复陈词下,男女主持人自以为把现场的气氛调到最高的情况下辩论开始了。正方一辩是一个瘦高的女生,当她踩着碎步走向辩论台上的时候,那背影像极了出没在各种电影节上踩红地毯的范冰冰。

  瘦高个女生看了我一眼,那眼神就像我是一只战斗力只有5的猹猹。她拿起她的陈词稿,操起一口浓厚的东北口音,瘦高个女生说话就像姑娘出嫁放的鞭炮一样,噼里啪啦的,老枪说这娘们很厉害,高中作文肯定写的厉害,正反论证,还来个总结,这下我们不好对付了。

  瘦高个女生讲完,全场掌声雷动,这时我看见评委席上坐着的几个院里部长主席都在交头接耳,似乎都在赞美这个女生的高超辩论技巧,全场的目光都集中在这个瘦高个女生身上。我开始有点紧张,另外两个临时拼凑的辩手也是来打酱油赚学分的,老枪说这是考验真男人的时候。于是我站了起来。

  我闷声清了一下嗓子,于慌乱之中口不择言,又犹如便秘多年的老人,半天挤出几句话,还没说到四句,评委说发言时间结束。

  在说完最后一句的时候,我瞅了一眼全场,听到了一阵阵急促的QQ消息提示音,而掌声连个屁都没听到。

  辩论就在这种环境下进行,部长主席们还在谈论这个瘦高个女生,好一片热闹的样子,那态势似乎连瘦高个的身份证号都摸清楚了。

  瘦高个那组的辩论准备明显比我和老枪准备的充分,另外两个酱油男毫无招架之力,只剩我和老枪在死守阵地。

  在辩论的最后关头,瘦高个情绪变化越来激昂,心理似乎从刚上大学的小处女上升到经历过婚姻失败的二婚妇女级别。瘦高个站起来,指着老枪厉声质问道,对方辩友,女人嫁给灰太狼是不会有幸福的,这点你是不能否认的!老枪感觉这娘们的语气不太好,顿时也站起来了,这时那些还在讨论瘦高个女生的部长主席才扭过头来,看了我和老枪一眼,又继续讨论起来。

  “老枪说,对方辩友,常言说的好,女人四十猛于虎,至少一只狼所带来的幸福怎么也强过一只羊吧?”老枪故意在幸福上提高了分贝,几个部长主席,回过头来看了老枪一眼,一脸的严肃。

  瘦高个一愣,随即一脸通红,刚开始只是脸红了,后来眼睛也跟着红了。我拉了老枪一下,说“这娘们眼睛怎么也红了?”老枪说:“这女的应该不是那种打不赢就哭的主,东北人都不带这么脆弱,况且我说的比较内涵。”

  老枪刚说完,瘦高个眼泪就像抹了眼药水一样,男主持人回过神来,跑到评委席上跟评委们耳语了几句,我们跟评委席隔得太远,听不到他们在讲什么,只看见几位主席的眉毛从刚才的顺括弧变成了反括弧,我心想大事不妙,能当上部长主席的人内涵肯定更深。果不其然,主持人中断了比赛,辩论赛主席直接宣布我们组被淘汰!

  当我和老枪走下辩论台的时候,美羊羊扑过来,老枪一副视死如归的神情,美羊羊大概还没弄懂什么回事,跑到评委席上大声质问评委

  “你们为什么没有经过打分就宣布淘汰他们?”几位评委冷冷的看了美羊羊一眼,回了一句,涉黄。

  美羊羊看了一眼评委,又看了一眼老枪,老枪的眼神开始有点躲闪,像被抓奸在场的嫖客。

  辩论赛过后,美羊羊跟老枪分手了,据老枪回忆是美羊羊提出的分手,说老枪不是纯洁的喜洋洋,是灰太狼。这段恋情持续了3天,老枪用事实证明了越种交配果然是违逆大自然的!

  老枪从不认为爱情是神圣的,但矛盾的却是他是一个非常专一的人,所以他时常走到主楼的天台,仰望星空,像屈原一样发出了一句天问:

  大学的爱情到底是什么个什么东西?

 


    

上一篇:糖桔叹
下一篇:十月十七晴无风
更多
评论区

发表评论 (共条)

  • 请文明评论
优美散文 | 经典语录 | 经典文学 | 经典笑话 | 经典小说 | 经典电影 | 经典短信 | 经典谜语 | 诗词歌赋 | 故事大全 | |
Copyright © 经典文集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