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搜索:
作者交流 稿费申请 投稿规则 写作指导 每月有奖征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大全 > 现代故事 > 不朽
不朽 作者 / 玻璃轻轻

不朽

从二龙山往下看,如果是在春光明媚的春天里,可以看到很多许多飞在天空的风筝,阳光刚好暖暖的,二龙山脚下的校园像往日好天气时候一样,那片勉强算的上是蓝的天空笼罩着我曾生活四年的地方。在过去的四年里,即使在现在看来,那些曾经打死都不承认的缺点正一一得到自己的承认,而我始终坚信迷失的岁月未必就是黑暗,在我的记忆里,那些逝去的时光和也许在未来再也不能见上一面的人,终将会在我短暂的青春里永远不朽。

在比现在更年轻三岁的时候,我喜欢游荡在学校的每个角落,观察每一个令我感觉新鲜的事情,我能在学校后面的二龙山上的灌木丛中找到中医上的草药,我对此乐不思疲,因为这些草药给我的那时物质贫乏的童年带来了许许多多的商业价值,我还能在十三号楼前看到一些早起晨读的同学,听他们大声朗读的英语,我时常对自己堕落的生活感到惭愧,但当我走在柏林园听到扫园大妈一边咒骂一边从一处处不显眼的角落里清扫出新鲜的TT,我又释然了,我认为相对于这些TT的主人,在精神层次方面我至少算半个高尚的人,当然这跟我一直交不到女朋友没有任何关系。

那时候我喜欢跟隔壁宿舍的老枪混在一起,老枪跟我是同一个班的同学。他是一个有趣的人,为什么说是有趣的呢?这要从他的个性说起,比如说,他对一些社会中公众眼中称之为正义的东西往往是不屑一顾,却不遗余力的去赞美一些富有黑暗个性色彩的东西,举个并不怎么恰当的例子吧,他一直告诉我们如果没有蒋介石就没有新中国,蒋介石才是中国的救命恩人,什么叫毛泽东的只是一根弱爆了的腊肠,这在中国共产党一党执政的社会中的确有点另类,这也是让我佩服他的一点,他什么都敢去评论。我一直怀疑他如果生在文化大革命时期,一定会被批斗的连骨头都不剩,但他很幸运的生活在21世纪,于是他总是带着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告诉我:

“你所看到的或者听到的东西未必就是真实的,丑恶并不是绝对的,所谓的正义大多是从丑恶演变而来,换句话来说,不要太注重一些细节”。

其实当他说出这些话的时候我一直都不知道他所讲的细节到底是什么样子的东西。

老枪从不抽烟,他的爸爸就是因为抽烟过度,得肺癌死了,老枪高中的时候读书很努力,尽管如此,老枪仍然上了我们这种二流大学,地方性教育制度的不公平直接导致了付出与收获不成正比这一现象,因为我不聪明,学习也不努力。当老枪告诉我这些事情时,他很平静,我猜测,可能是父亲的去世对老枪的人生价值观产生巨大的影响,所以他现在对一些美好的事情从来都表现的不那么热情。

大一的时候,院里举办了一次辩论赛,老枪对院里的一些活动一直都是竖中指的态度,因为照他的理解,那些活动只不多是那些部长主席用来赚取学分的方式外加骗学妹的手段,冯友兰说人生的境界有三种,他大概已经到了天地境界,起初他是不同意参加这个辩论活动的,但是我告诉她辩论赛有个很漂亮的姑娘时,他的境界立刻降到了功利境界,这让我吃惊他对女人也感兴趣的这个事实,而我参加辩论赛的目的则相对单纯一些,我的愿望只是那些部长主席的二分之一。

事实上我低估了老枪的魅力,在不到一个星期老枪便追到了那个女孩,而我的辩论队因为抽到“嫁人是嫁灰太狼还是喜洋洋好”这个狗血命题而准备不足,首轮就被淘汰了。但老枪的遭遇也并不比我好到哪里去,他的恋情持续不到三天就吹了,原因是那个女孩儿发现老枪是一只灰太狼而不是她想要的喜洋洋。

我原以为老枪至少得花几天时间躲在宿舍里疯狂的下载A片疗伤,我是个很传统的人,对于爱情的理解都是来自于书本,从小就知道刘兰芝跳河自杀,焦仲卿的自挂东南枝的坚贞伟大爱情,这种伟大的爱情甚至能让孟姜女哭倒了万里长城,所以我一直认为爱情应该是神圣的,但大学的恋爱开始动摇了我的认知,可能老枪和那个女孩之间的爱情就像潘金莲开了窗户,而又恰巧被西门庆撞到差不多吧,以前看过一则笑话,说如果潘金莲没有打开窗户,就不会跟西门亲出轨,武大郎就不会被毒死,武松不帮武大郎报仇,就不会上梁山,武松不上梁山,历史就会改变很多,由此观之,爱情往往是犯罪的开始,所以这可能就是为什么和尚不谈情说爱的原因了。这件爱情事件过后,老枪从不跟别人说起他的初恋,倘若一群人在一起讲荤段子的时候,老枪会说,那些年,我下载过的女孩全在我的硬盘里。

老枪有一台很旧的二手台式电脑,前面提到过老枪家庭比较艰难,这台电脑还是老枪勤工助学省吃俭用买下的。那时魔兽游戏刚流行起来,在魔兽世界里,老枪是一个战士,他的信仰是成为魔兽世界的顶尖玩家,用G买HS、BT、SW的装备对于老枪这样的玩家,那是浮云。老枪每天准时上线,钓鱼日常,虚空龙日常做完做完,就开始发呆上网,线上聊天,有时候深夜偶尔也能碰上几个性渴的女玩家,老枪便就地满血状态复活,对着镜头意淫到深夜,半夜出来打游戏的女人都跟老枪一样寂寞着,如果碰到一个,倒也可以望梅止渴一番。

在魔兽的世界里浸淫了一个月之后,老枪开始发现跟中国广大的人民币玩家玩魔兽没意思,我和老枪都是穷人,加上老枪的电脑实在太过寒碜,危急存亡之际经常死机,老枪便从魔兽游戏中抽身。

于是我和老枪又重新游荡在以校园为中心的各个地带,希望能寻找一些能给我们寂寞心灵带来慰藉的一些东西。

我和老枪骑着自行漫无目的穿行在兰村的街道上,炎热的阳光让人们失去了生机,围绕着兰村骑了大概有三圈之后,我们仍然没有统一意见接下来的人生该以什么为重点,于是我们又重新回到宿舍,良久之后,打开电脑观看黄色黄站,我和老枪又发现人生不应该总是费力的去追求一些东西,因为我和老枪暂时还没弄清楚我们到底所追求的是什么样的事物。

那时候我们除了体育课每节必到,其他的课都逃了。大二开始上游泳课,我是南方的旱鸭子,老枪则泳会一点,但姿势并不怎么优美,每次我们在水下练习蛙泳腿的时候,我总感觉水池之中有一只王八。

游泳馆就像明星模特的摄影棚一样,不同的是摄影师的角色只是由我们男同胞担当,我和老枪把游泳馆里的女大学生归结为三类:一类是发育还未完全的女生,因为害怕自己的曲线不够而把自己裹的严严实实;一类是发育完全但刚受到性启蒙想露而不敢露的学姐;最后一类是已经有了一脱成名的心理女性,这是老枪最为欣赏的一类。满足了自己也服务了大家。

即使老枪游泳的姿势不雅,但身边总是少不了女生像他请教游泳的诀窍,老枪来者不拒,无论美丑他都悉心教导,从蹬腿的方向到发力,再到臀部的动作他都一一示范,偶尔也严肃的指正某位女学员的动作,看的周围男同志春心荡漾,可恨上辈子没投胎成一只王八。

期末考试游泳课成了老枪得分最多的一门课程,而其他该挂的都挂了,不该挂的也都挂的差不多了。

游泳课学完的时候,差不多都到了秋末即冬的季节了,在这个不冷不热的季节,发生了一件令我和老枪感到很愤怒的事情。

事情是这样的,当时老枪照例逃课在宿舍睡觉,突然几个胸前挂红章的学生和一位模样看起来像老师的人破门而入,老枪于睡梦之中惊醒,大概三秒钟之后,老枪明白出大事了,在我们这所二流大学里,不成文的规定比烂七八糟的活动还要多。

当时我们院里有个新来的主管学习的知识分子,他曾在院里会议上提出了:“一个中心,两个坚持,三个做到”的学习思想,即代表学校文化建设中心思想,坚持走勤奋路线,坚持早晨六点去院办门口集中签到,做到一不浮躁,二不懒惰,三不在寝室睡大觉。

那天早上,老枪签完到之后直接翘课回到宿舍睡觉,根据院里的规定,这是严重违背学习思想的行为,恰巧那天院里老师组织学生会的到各宿舍楼查逃课学生,这一群人浩浩荡荡的扫荡了整个系的宿舍楼。

于是老枪不幸的躺在被窝里中枪了。

“这位同学,你早上没有课吗?”带头的那个貌似老师模样的学生问道。

那时候天还不算冷,老枪光着膀子,双臂枕着头,露出他腋窝里浓密的腋毛,老枪并没有回答他的话,只是若有所思的打量眼前的这个叫他同学的人。

大家都明白“一个中心,两个坚持,三个做到”的缺乏实际性,老枪从来不是一个战士,或许在魔兽的世界里,他会拼掉最后一滴血,但在现实生活之中,他就像鲁迅笔下旧社会的那些看官,行动永远在停留在口号之后。

老枪没有回答的原因很简单,他觉得眼前叫他同学的人,看起来只是个学生会的,还不够资格来审问他。

结果因为老枪的判断失误,最终导致老枪被批以院级警告的处分,城门失火殃及池鱼,老枪的宿舍被评为最差宿舍,严重影响了他们宿舍有个学习成绩非常优秀的学生评比奖学金,于是老枪成为众矢之的,这使老枪变得更加愤青,他一度想搬出宿舍,直到他打听到兰村的房子都被那些急着和姑娘同居的男生租光了,才打消了这个念头。

北方的冬天很冷,比国足进了世界杯小组赛这个笑话还要冷,而我在这个寒冷的季节却莫名其妙的爱上了一个女孩,她的个子很高,披着一头的长发,高挑的身材像范冰冰,我想起电影《倚天屠龙记》里的张无忌的妈妈临死前对张无忌说,你长大了之后,要提防女人骗你,越是好看的女人越会骗人。

而就在我看到她第一眼的时候,我就发现自己被骗了。

爱情是一个难以言说的东西,不像味觉一样可以用酸甜苦辣来形容,在我发现自己被骗之后,我开始试着让自己变得不同,让自己变得高尚起来,努力的让自己变得优秀,而我的这些改变自然的受到老枪的鄙视。

于是我每天早上都在固定的时间内起床,参照郭敬明曾经曝出的十八道洗脸程序,每天都把头发洗的干干净净,即使在冬天没有热水的时候,我也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冷水冲头。

我是一个没有宗教信仰的人,在过去的二十多年里,我所信奉的东西无非就是每天都能走狗屎运捡到钱,而爱情却让我改变了很多,迄今为止,我听过最扯淡的一句话就是“阅读让人更优秀”,而在爱情的迷惑之下,我每天出没在图书馆,试图让自己变得优秀。

在我还没真正的优秀起来,范冰冰女孩跟另外一个男生好了。这让我很伤心,老枪搬来一箱雪花啤酒,刚开始喝的清醒的时候,爱情就像万劫不复的深渊,几瓶下肚,爱情只不过就像肚子里还未来得及消化的食物一样让人感觉到恶心,等喝的迷迷糊糊的时候,就全被醉酒吐了出来。

但是第二天等我清醒过来的时候,我仍然有一种淡淡的悲伤。

可能那段时间每天拉着老枪去图书馆,结果我们发现自己在文字上的感觉几乎超过了我们班所有同学,老枪曾写过一首小诗,投在市内的一个小杂志上,一个月后我和老枪在杂志的一个夹缝内找到老枪的诗,从此老枪一发不可收拾,自诩文学青年,他似乎从新找到了信仰,每天端着一本文学作品,试图与作者产生共鸣,但我似乎感觉作者在对牛弹琴。看的高兴的时候也想写写书评之类的,但是憋了半天一个字也没折腾出来,但这并不没有挫败老枪对文学的热爱。

而当时,我凭借大量的无病呻吟的散文,在一个原创文学小的网站上获得了一个编辑的职务,每天负责审核网友的投稿,有了枪毙稿子的权限,每天留恋在公共论坛发表文学见解,受到无数初中生和高中生的追捧,那种感觉曾经一度让我迷恋。

后来我和老枪参加过一个我所供职的网站举办的一个文人见面会,大家见了面之后才发现,每个搞文学的人长的都像文学一样抽象。

自古文人相轻,见面会上,每个人都不遗余力的各自吹捧自己的小说写的非常厉害,我和老枪属于刚出道的文学青年,没有正式发表过一篇小说,所以插不上话,怕被同行笑话,而老枪能拿出手的只有那篇夹缝里的小诗。

讨论会过后,有个自称从台湾归来的五十岁的文学老年提议我们这些文学青年在一起聚餐,纪念纪念,开销是AA制,我和老枪和显然的低估了这些文学老年和文学青年的食欲了,酒菜没上齐的时候,每个人谦谦有礼,第一道菜是回锅肉,令我愤怒的是,我和老枪还没拿出筷子,所有的肉都不见了只剩白菜,期间我曾和那个台湾老人夹到同一块肉,当他的筷子碰到我的筷子的时候,我感觉到一阵恶习,作为报复,我和老枪借机去上厕所,然后逃跑,免了为他们付钱的罪。

虽然我不是一个三分钟热度的人,但写作的确是一件很枯燥的事情,尤其是搞文学创作,于是我渐渐的习惯用ctrl+c和ctrl+v来写文,这件事被网站的管理员发现之后,撤销了我的编辑职务,连半个月的工钱都没拿到,老枪安慰我说文学是一条不归路,从我踏上这条路的那一天起,就注定有今天这样的结果。

至此之后,我的生活似乎一直都像一盘忘了放盐的白菜,远在他乡的父母照例每周给我一通电话,告诉我如今就业的严峻形势,当然这还是有一定的效果的,至少在这三天之内,我坚持每天都去上课。

北方的冬天干冷的厉害,铅灰色的天空总是飘满了雪花,我是一个不喜欢雪的人,总觉得下雪给那些浅薄无知的人创作了制造浪漫的机会,他们牵着恋人的手,走在雪地上,既让我羡慕,又让我妒忌,而我更喜欢雨,可惜北方,尤其是太原几乎一年四季不下雨,如果现在下一场大雨,就可以淋他们一头了,但是我们的愿望从来都没有实现过,就像我希望树叶一年四季都是绿的,爱我的人也在爱着我一样。

冬天是个残酷的季节,但又是一个孕育新生的季节,春天之所以让人觉得美好,是因为人们在冬天受的苦难太多。

那个冬天过后,老枪返校,我们升上了大三,老枪来校的时候,形容憔悴,他的疲惫都写在那因从小营养不良的脸上,我很奇怪,后来知道,她母亲一直都患有肺结核,瞒着家人没去医院治病,那个冬天去世了。

母亲的去世使老枪变得沉默寡言,我想即使再搬来两箱雪花啤酒,也溶解不了老枪内心的悲伤,我们爬上了二龙山,吹着流浪了一夜的晚风,没有说话,只是看着那朵飘忽不定的云,那一朵像我们一样孤独流浪的云。

我问老枪有没有打算,老枪说他妈临死前让他贷款读书,希望他考研,而我没告诉老枪,我父亲也有着跟他死去的妈妈一样的希望,我比老枪幸运。

老枪的母亲去世后,老枪再也没有逃课过,变得沉默寡言,大三一开始的时候便报了考研班,在父母的压力下,我也报了考研班,如果在之前的日子里,我和老枪是同一类人的话,那么现在最大的区别是,老枪的心理准备比我要足。

清明节的时候,我和老枪在网上看到晋中市太谷县的一个旅游小景点,门票非常便宜,于是相约去散心。到了火车上后,路过一条红灯街的时候,一个休闲厅的小姐对我和老枪勾着小指头,老枪对着那个小姐轻轻的说了一句:亲爱的,我没有钱。

到了太谷县才发现,所谓的景点只有假山和黑水,外加昂贵的纪念品。这并没有让不远千百里来此的我们感到沮丧,我们早就没有对便宜如斯的景点报有多大的期望,就像如果我父母知道我在学校终日堕落还会要求我考研一样。

如果说来太谷县是为了散心的话,我想这并没有解决我内心纷繁芜杂的困惑,佛说,世间的痛苦唯有放下一切执念方能解脱,我连自己心中的执念都不知道为何物,也许人生就像一座森林一样,茂密的树叶遮天蔽日,没有阳光,没有星星,看不到广阔天空,我整日在这座死寂的森林游动,直到迷失了方向。

我们在太谷县的一个便宜的小旅馆住了一个晚上,就在那个晚上我失眠了,所有关于过去的日子像洪水一样冲进我的大脑,我的头在森林之中游动,我渴望的逃离这座森林,哪怕像《鲁滨逊漂流记》之中的鲁滨逊一样流落在一个荒无人烟的小岛,至少我会为了生存而不断的努力,那会是一个拥有信念的人生。

在我终于疲倦的睡着之后,做了一个神秘却又凄美无比的梦,我梦到一大片金黄的油菜花地,微风习习,空气里弥漫的油菜花的香味,我追逐着一位美丽的少女,她有一头披肩的长发,美丽动人,她温柔如水,衣裙漫飞地在花间唱着跳着,眉目含情,等我走进她的时候,镜头却又快速的切换,我看到一个青年走在油菜花地,我无法看清他的面容,他孤单的前行着,像朝圣的僧人,而少女已不知所踪。

我把老枪推醒,把我的梦境告诉他,老枪轻轻的说了句:孩子,现在梦醒了吗?

我说醒了。

回到学校,我才明白那个春天,我所寻找的一直都在这片有风筝飞过的蓝天之下。



    

更多
评论区

发表评论 (共条)

  • 请文明评论
现代故事 | 经典语录 | 经典文学 | 经典笑话 | 经典小说 | 经典电影 | 经典短信 | 经典谜语 | 诗词歌赋 | 故事大全 | |
Copyright © 经典文集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