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搜索:
作者交流 稿费申请 投稿规则 写作指导 每月有奖征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大全 > 亲情故事 > 耿老太太大寿
耿老太太大寿 作者 / 想笑就笑

       耿老太太七十大寿的时候,一家老小团进了玉和大酒楼。

耿老太太环视了桌前的人,嘴里唠叨了一句,“要是你们爸在就好了,也能跟着我享享福。”在座的四个子女谁都没吭声,似乎在默认一种习惯又似乎在深悟老 太太的话。大儿子耿利民拿了双筷子放在老太太碗边,“利国还得等会来,我们先开宴吧!”“不行,一个都不能少,”老太太挨着桌边数过去,“等等他!那孩子 总不会忘记了老娘的生日吧。”

耿利国是耿家的二儿子,现在是华茂房地产公司的总经理,他最会来事也最受耿老太太的疼爱。都说大儿子长孙子老太太的命根子,但耿老太太对二儿子却是发自内心的好。

小雨洁显然有些难不住性子,攀在高背椅上转来转去,她是耿老太太小女儿家的孩子,人群中她最小,也最惹人喜欢。她看了一眼耿利香,说,“妈妈,我饿 了,什么时候吃饭啊?”耿利香没理她,反倒瞥了一眼耿老太太。于是,所有人的目光都转向了耿老太太,盼望着什么又似乎不是。

“雨儿饿了,就叫菜吧!”耿老太太看一眼耿利民,“再打个电话催催利国。”

耿利民冲老三耿利军点点头,“你打,我去叫菜——”

不一会的功夫,一个高挑个的女服务员手里托着很大的银色托盘出现在餐桌旁,“我们这里有最新鲜两头鲍、最新鲜的海参,精致的各种特色菜。请各位慢慢点餐!”

“什么是两头鲍?”大女儿耿利芳显然对女服务员口里道出的新名词很新奇。

“就是一只250克左右,一斤只有两只的鲍鱼。”女服务员的脸上绽开了微笑。

“多少钱一份啊?”利芳张了张嘴又问。

“多少钱也不能吃?”耿老太太白了一眼耿利芳,“那玩意是你吃的,问个什么劲啊?”

“问问不行啊?”耿利芳口里嘟囔着低下头。五个兄弟姊妹里边,她混得最不行。五年前下岗,又摊上一个有病的丈夫,生活很拮据,很多花销全靠耿老太太私下垫补。耿利芳对老太太的话从来都是言听计从。

或许是天气有点热也或许是大家各怀心思,房间的气氛有些沉闷,除了小雨洁偶尔和耿利香的几句对话外,其他人都很少说话。耿老太太七十岁寿宴是今天早晨 才定下的,本来没打算过。但是早晨的太阳刚一爬上枣树梢,耿老太太就拿定了主意。她起身给耿利民打了个电话,吩咐生日宴的事,说五个子女都要来,不兴少了 那个短了这个的。

耿老太太走进出租车的时候,心里就有了谱。今天说是她的生日宴,实质上是最后一次家产分割。她手头的五百六十万现金、四套商品房,包括她正在居住的四合院都是价格不菲的资产。

耿老太太昨晚折腾了一宿没睡,她想到自己老了,说不定哪天就蹬腿见了阎王。钱对她来说不重要,重要的是以后的日子怎么过。五个子女,耿利国是指望不 上,也没法指望,天天不是这里有工程就是那里有招待,想让他端个茶倒个水的比登天还难。小儿子耿利军为人过于小气,再加上他那个尖酸刻薄的老婆,跟他住一 起日子也没法过。耿老太太最喜欢的还是耿利芳,人虽笨点心眼还实诚,“但是她那个家”,耿老太太叹了一口气。耿利香就更不行了。她的丈夫老歪总是会安顿好 她的一切,包括每天早晨吃什么样的早餐,出门穿什么样的衣服。耿老太太很瞧不起她这一点,“没主见的家伙,像个废人一样!”

菜上来了。第一个道菜就是清蒸鲍鱼。耿老太太看了一眼耿利民,“你点这个菜了?你多少钱啊,这么不会过日子。”

耿利国提着电话从门口窜了进来,“不是大哥点的,是我让上的,您老七十大寿,不来点真家伙哪儿行?”耿老太太脸上顿时挂上了笑意。耿利国会说话会办事,这点她是最喜欢的。她看了一眼老二,伴带娇嗔地说,“还是贵了,六零年的时候这一盘东西够全家吃一年大米白面的。”

“妈,不说那时候的事吧!”耿利芳接过话茬,“那时候我才多大啊,就跟着妈到田里刮树皮。身上破衣烂衫的,要多可怜有多可怜!”

“行了,又念述苦经。”耿利军白了一眼耿利芳,看了看腕子上的手机,“下午我还有活呢,能不能让菜上快点?”

“你催一下,让菜上得快点。”耿利民转过身,对站在门口的服务员说。

菜一道一道地端上来,大家的表情也一次一次地变化。耿老太太挨个看过去,一桌子人除了小雨洁动筷子,其他人都在等她的开场白。

“吃饭之前我说两句,”耿老太太定了定神,“我呢,老了。老了就得有所养,钱对我来说不重要,能好好地活着才是最重要的。你们爸去得早,耿家所有的家 产也都是两处老院换来的。都是你们的,我不偏心谁,也不看谁现在有钱没钱,日子过得好坏。当妈的,一碗水得端平喽!你们爸走之前就写下凭证,哪个儿女该得 啥也记得明白。利芳日子不好过,你们也都看在眼里,她男人有病,儿子上学。我贴补她多点也在情理之中,这个你们不能有意见!”

一桌子人谁都不说话,个个沉了脸像在倾听又像在打自己的小算盘。

耿老太太扫了一眼众人,心里有点凉,“明天下午你们五个都到公证处去一趟,各自拿自己的一份合同。该写明白的事情合同上都有,谁应该得啥合同上也讲得 明白。我老了,给自己留了一份养老的钱,你们有心就多到我这走走,没心就算了,我不强求谁!”耿老太太的眼珠子有些发红。

“妈,你看你说啥呢?”耿利芳递了一张餐巾纸给老太太,“别人怎么样我不知道,我是您随叫随到,一准不打马虎眼!”

“大姐说得对,你是妈,我们做儿女的那有不孝敬的理。我是工作忙,等我闲下来天天在妈跟前晃悠——”耿利国打着哈哈。

“那啥,妈话说到这份上,也是想了又想的,咱们自己自觉点,别委曲了妈就行!”耿利民站起身接过服务员递过来的一道菜说。

“说得好不如做得好,”耿利香眨巴了一下眼睛,“过两年我就接妈一起住,反正老歪不常在家,和妈住着我也有个伴!”

“拉倒吧,你啥都不会干,还得让妈伺候你——”耿利军扒拉着手机键盘白了一眼耿利香。

“你——”耿利香显然有些恼火。

“行了,都别吵吵,咱听妈说!”耿利民满脸堆笑地斟了一杯酒端到老太太眼前,“妈,别老想那么多。想多了烦。我做的那点小生意,走不开人,有空您就来转转,即散心又能见着我,多好啊——”

“嗯,”耿老太太瞥了一眼耿利民,“你是老大,却从来没有正主意!”耿老太太心里又酸了一下。

“吃饭吧,”耿老太太拿起了筷子望着众人说道。

两点十八分的时候,耿利军从座位上窜了起来,“得,我先走了,接一个客户去,耽误了事那可都是钱。”

“我也得走了,雨洁下午还有钢琴课!”耿利香说着开始收拾雨洁玩过的小零碎。

“我再陪妈坐会,下午的现场会三点才开,十分钟就能赶到!妈,你再吃点。”耿利国舀了一调羹汤搁在老太太眼前的碗里。

“行了,十分钟到,你飞着去啊,走吧,走吧,别耽误了正事。”耿老太太白了一眼耿利国,脸上的笑又浮了起来。

“那我先走了,大哥大姐再坐会!”耿利国说着已经窜出了屋,踩着耿利香耿利军的脚印下了楼。

“利芳也走吧,你家里事多,你看哪样菜能带上就带。”耿老太太看了一眼呆坐着的耿利芳,“手头又缺钱了吧,上次给你买药的钱用完了?”老太太从衣兜里摸出几张百元的票子放到耿利芳眼前,“好好照顾他,一辈子夫妻,不容易!”

“嗯,那我就先走了,这会说不定他又尿了裤子。”耿利芳揣上钱挤出门去。

“利民啊,咱也走吧!你去结个帐,看看花了多少钱?”耿老太太又掏出一个红纸包交给耿利民,“剩下的你就拿着吧,多给自己买点像样的东西吃,啊!”

“妈——”耿利民一下子跪倒在家庭故事地上,“他们不管您,我管,您老放心,我一定让你安安心心地入土!”耿利民的泪水奔涌而出。

“妈心里明白,我要是没钱,你们都会管我、养我。但是没钱的日子妈过怕了,所以有了钱就爱攥在手心里。你和利芳的情况不如他们,妈心里明白。起来吧,有你这句话就行了!”耿老太太抹抹眼角的泪,站起身来。

“一共是一千八百七!”高挑个的女服务员手里端着菜单走了进来。

“知道吗?有钱,妈就能请你们吃饭,请你们吃鲍鱼——”耿老太太手扶着耿利民的肩膀出了房门,一路唠叨着向亲情故事楼下走去。


    

上一篇:小我一岁的叔
下一篇:一把睡椅
更多
评论区

发表评论 (共条)

  • 请文明评论
亲情故事 | 经典语录 | 经典文学 | 经典笑话 | 经典小说 | 经典电影 | 经典短信 | 经典谜语 | 诗词歌赋 | 故事大全 | |
Copyright © 经典文集网 All Rights Reserved.